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校长的特权玩弄
校长的特权玩弄

校长的特权玩弄

小强是本市一所中学的初二学生,今年14岁。母亲张薇在同一所学校教书,36岁,身高155公分,体重80斤,老公几年前出车祸死了,剩下她一个人拉扯孩子长大,她还有一个38岁的姐姐张萍在银行当经理,前几年跟老公离婚了,单独带着一个16岁的儿子。小强因为从小没有父亲,性格比较懦弱,不善言辞,老是受到班上同学的欺负,对此张薇也很无奈,自己总不能老是管着他吧,以后总是要面对社会的,所以有时候小强向她诉苦她也不管,就是要让小强自己变得坚强起来。

  这一天小强放学又被同班同学欺负了,此人叫王亮,他还有一个哥哥王刚是街上的小混混,整天无所事事,打架斗殴,王亮也和他哥一样一身痞子气,老是欺负班上的同学。今天是他向小强要一百块钱当保护费,小强没办法,只能在长的课间活动去向妈妈撒谎要钱。走在去妈妈办公室的路上,小强开始想到底编一个设么理由好呢。到了办公室门口,小强正要推门进去,忽然听到里面似乎有个男人在说话,于是他停了下来,顺着门缝往里看去,发现是校长正在和妈妈说话,小强心想还是等校长走了再进去吧,但是接下来听到的谈话内容让他吃了一惊。

  「你就答应我吧,张老师,我给你这个副主任的位子也是知道你要一个人带孩子,不容易,也怕你受那些男老师的骚扰,单独给间办公室,还不满足?」校长近乎哀求的语气。

  「校长请你自重,你是有家室的人了,而且比我大十几岁,我们不可能的,所以我不能答应你。」妈妈回答道。

  「那好,明天起你就回原来的办公室,一个月内我保证把你调到后勤你信不?到时候你求我都没用。」校长有点恼羞成怒了,大声威胁道。

  这时张薇有点紧张了,真的调到后勤,那现在这些补助福利都没有了,自己一个人带孩子太难了,怎么办呢?左思右想,下了狠心,说道:「那好,只有这一次,你要保证我一直在这干下去,我也不要求什么提升,以后也别来找我了。」「没问题,说话算数,就在这开始吧。」校长兴奋了起来。

  说着话,一只手已经伸进了张薇的内衣里,抚摸着她那并不硕大但是结实小巧的乳房,一边另一只手正在向内裤伸去,张薇有点紧张,毕竟很久没被男人这样摸过了,自己丈夫去世之后就没有过其他男人,每当寂寞难耐时都要自己用手解决,这样的感觉久违了。而且做着自己并不情愿的事,不知道是该抗拒还是接受。正在张伟大脑一片混乱之际,却发现上衣已经被脱了下来,校长正在解胸罩的扣子。

  「不要,这样也可以的。」张伟始终还是有些抗拒,伸手挡着校长,不想让他解开自己的内衣。

  「也行,无所谓反正都被扒开了。」说着,校长的嘴已经添上了张伟的乳头,舌头还在上面沿着乳晕打转,看得出来校长是这行中的老手了,张薇被添得呻吟了起来,但是还闭着眼,她确实不想看到这一幕。

  门外的小强已经看呆了,他本想冲进去阻止这一切,但是懦弱的性格使他放弃了。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小强内心十分矛盾。校长所说的利害关系他也懂,自己家的事全靠妈妈撑着,要是丢了工作,家就垮了。

  小强再向门里看时,校长的嘴已经开始舔到了妈妈的腿上,一只手扶着妈妈的腿,另一只手在妈妈的隐秘处抚摸着。坐在椅子上的妈妈正喘着粗气,闭着眼,看得出来妈妈心里还是矛盾的,想抵抗又正在享受,脸上也已经泛起了潮红。校长的舌技显然有一套,他开始捧着妈妈的小腿,脱下了一只高跟鞋,放在鼻子上闻了几下,笑着说道:「张老师的脚好香啊,喷了香水吗?」「嗯,不,没有,就是洗澡比较勤。」妈妈在椅子上显得有些语无伦次了。

  校长开始舔着妈妈的脚,口水湿润了肉色的丝袜,校长沉醉在这熟女的气息当中了。他先是把脚尖整个含在嘴里,用舌头舔着脚趾的关节,然后用牙撕开了丝袜,一根一根的舔了起来,妈妈的脚小巧而脚趾纤细,小强以前也觉得妈妈的脚好看,但是没有特殊的感觉,现在看来简直可以说是一个性器官了。小强本想掉头就走,不想看到妈妈被羞辱,但是强烈的好奇心和少 年萌动的性意识驱使他把眼睛再次放在了门缝上,此刻校长已经开始用舌头舔起了妈妈白嫩的脚掌,丝袜也被撕开到了脚后跟的部位,妈妈的呻吟时有时无,理智与原始的冲动正在大脑中交织盘旋,做着斗争。校长添够了脚,又把舌头伸向了妈妈的私密处,校长在做其他动作的时候一直没有停止对妈妈私处的抚摸,现在看来,已经有液体渗透了内裤和丝袜,水渍很明显了。校长舔着还边夸奖:

  「张老师,你的水味道不错,没有骚味,你还真是爱干净,要不你也尝尝。」校长说着,用手沾了些饮水抹在了妈妈的的嘴上。如果是在平时,妈妈肯定会感到恶心并极力抗拒,但是现在她已经意乱情迷了,下意识的伸嘴舔了一下。

  校长看到这一切更兴奋了,把头埋在妈妈的两腿之间卖力的弄了起来,妈妈的呻吟也开始有节奏的随着校长的动作时大时小。看到时机成熟,校长脱下了裤子,露出了那并不大但是很坚挺的小弟弟,把龟头顶在了花缝处摩擦着。此时妈妈突然好像反应过来了,自己这样做是可耻的,一向清高的她丈夫死了多年都没有再碰过别的男人,今天怎么会被一个糟老头子夺走贞洁。于是妈妈开始抵抗,用手推着校长的肩膀,嘴里说着:「不行,真的不行,你饶了我吧,我去后勤,我不坐办公室了,求你了。」「现在后悔,晚了,你下面都出水了,我来帮你解解渴吧,这么多年你也辛苦了,没有男人帮你,我今天可以帮忙。」校长强行撕开了妈妈的丝袜,拨开内裤,用龟头分开了妈妈的大阴唇,一挺腰,顶了进去。

  完了,妈妈心想,多年的贞操毁于一旦,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妈妈仰着头,目光呆滞,身体随着校长的抽动摇晃着,椅子也在吱吱作响。门外的小强看的血脉喷张,手不自觉地伸进了自己的裤裆内,揉弄着自己的小弟弟。

  校长的肉棒在妈妈的下体进出着,此时他看到妈妈六神无主的表情,又强行把头伸过去索吻,没等妈妈反应过来,舌头就已经被校长的舌头卷住 .校长疯狂的允吸着妈妈的舌头,然后强行把自己的唾液送了过去,妈妈只感到一阵恶心,但是木已成舟,生米都做成了熟饭,只能被动接受了。

  「小张,你下面还真紧,确实是极品啊,肯定自己自慰也少,我这是在帮你啊,你以后会感谢我的。校长还想摧垮妈妈的心理防线,但是妈妈不为所动,只是用呆滞的眼光看着他,也看着自己身体和他的结合部。阴毛已经被沾湿,成了一簇一簇的,校长的短阴毛还不时的刺着她的阴唇和股间嫩肉,妈妈感觉自己是不是真的这么淫荡,需要一个50多岁的老头来干自己。

  大约十来分钟后,校长显然到了最后关头,他咬着牙使劲抽送着,嘴里一改平时的儒雅语气,说道:「干死你个骚货,今天爽了吧,老子操烂你的屄,让你他妈的装矜持,干你,干的你怀孕。」此时妈妈也害怕了起来,使劲推着他,不让他在自己身体里射精,但是娇小的身材怎敌得过校长肥胖的身躯,妈妈被压在椅子里动弹不得。

  终于,校长把精液全都射了进去,妈妈只感到体内一热,那种久违的感觉居然让妈妈身体颤抖了起来,阴道也开始收紧,夹着校长的肉棒。突然,妈妈长出了一口气,一股热流从子宫冲了出来,浇在了校长的龟头上,居然泄身了。校长更是兴奋不已:「你看看,都高潮了,还装什么呀,以后有需要尽管找我啊。」「滚,你这个畜生,你强 奸了我,我不是自愿的。」妈妈高潮后清醒了过来,歇斯底里的骂着,一双玉手在校长胸膛上敲打着,但显然校长并不在意,一边气定神闲的提上了裤子,一边还抽空在妈妈的娇乳上摸了几下:「你一会还有课,我不打扰了,下次再继续啊。」校长淫笑着走出了办公室,剩下妈妈一个人在那里哭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