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嫖在泰国】(01)
【嫖在泰国】(01)
 字数:3661
 

                之一
 
  说到嫖,不可以不说说号称有着全世界最大红灯区的泰国。不知道嫖在泰国 是否合法,听有人说是合法,又有人说是非法,但是打击色情行业对这个靠旅游 业来支撑国计民生的国家打击是毁灭性的,所以政府属于纵容态度。有熟悉泰国 法律的狼友们可以解释一下。
 
  包括出差和自己去旅游,前前后后去过四五次泰国,都是在曼谷。泰国穷人 太多,正规的按摩一个小时200泰铢,我在泰国的时候基本上是晚上出去活动, 白天就泡在按摩店里养精蓄锐。男人卖苦力,女人嘛耐得住清贫的给人按摩也能 混口饭吃,那么耐不住的就只能靠出卖身体,我有时候在想这是否也是泰国人妖 多的原因,变成了女人靠出卖身体来钱多快啊。泰国人虽然生活很清苦,但是一 提到他们的国王,满脸的爱戴和尊敬,我真是搞不懂这个自己富得流油的泰王是 怎么把他的臣民糊弄得这么服服帖帖的。
 
  因为消费水平不高,除了夏天有点小热,气候也还不错,所以不光是去买春, 去渡个假也是非常爽的。很多日本人没事就去泰国打高尔夫,经常看到酒店的大 堂摆满高尔夫的球杆包,当然日本人是不会只满足于白天的十八洞,晚上当然要 打第十九洞。泰国有一条街,也叫日本人大道,街道两旁的楼上全是写着日语的 招牌,不知道的人还真能以为自己到了日本。一楼基本上是饭店,正规按摩店以 及便利店,二楼以上的店家基本上都是日本人最喜欢的卡拉OK。泰国的所谓卡 拉OK,里面正儿八经唱歌的没几个,一进门一般有一个大概四五层台阶的很大 的台子,上面坐着穿这礼服浓妆艳抹的小姐,大一点的店能有上百号小姐坐在那 里让你挑选,当你目光扫射她们的时候每个人都满怀期待得看着你,第一次去的 时候自己都觉得有点紧张不好意思。本狼不太喜欢泰国的卡拉OK,可能是我的 审美观和日本人不太一样,里面的小姐大都姿色平平,不是我喜欢的款,偶尔碰 见一个眼前一亮的一问只会泰语,交流上有问题。客人挑选心仪的小姐之后,到 旁边的座位上喝酒聊天,当然你要非想一展歌喉估计也可以,反正我去过几家没 听到过有唱歌的。喝酒聊天混个脸熟,觉得喜欢的话给店里交差不多1000泰 铢的费用,这个小姐今晚就归你了。这个费用叫paybar。小姐出台按照你 占有她的时间分两种,一次性快餐,叫short,包夜的叫long,价格大 概分别是1500,2500- 3000泰铢。这个价格竞争力实在太强,所以 成群结对的日本人趋之若鹜 .上次提到日本好一点的soapland要六万日 元两个小时,有六万日元够你在泰国从周一happy到周五。日本的清明节在 八月份,也叫盂兰盆节,有一年盂兰盆节假期去泰国,每晚的日本人不要太多, 经常看到旁边的小包间里作了一圈五六十岁的日本老头,每个人的旁边或者大腿 上都坐着一个比他们女儿年纪还小的女孩,和我同去的日本小孩笑着和我说,要 一直这样,日本真的快完蛋了。
 
  我在公司有一个日本人后辈和我趣味相投,这厮以前和他老家的朋友来过一 次泰国的卡拉ok后,每次来泰国只去卡拉OK,听他讲他老家有个朋友来泰国 之前是处男,是在泰国开的苞,这还不错什么,最牛逼的是这哥们对把他开苞的 小姐一见钟情,一来二往还谈起了恋爱,最后居然结婚修成正果,那个小姐正和 这哥们幸福得生活在日本,听说最近还怀孕了。日本人的三观我是不懂了,记得 以前饭岛爱没死总上电视节目的时候有一次饭岛爱作节目在大街上遇见一个老太 太,老太太兴奋的不行说小爱啊你一定要来我们家做媳妇,我当时不信日本人对 风尘女这么的宽容,听了我后辈朋友的事迹以后我真的信了。
 
  有一年夏天我和这个后辈结伴去泰国,我想既然大家一起来的,就一起行动 吧,在泰国的三个晚上每天都陪着他去卡拉OK。第一天挑了半天定了一个长得 很泰国的女孩,有点野性,回到酒店剥光了以后大失所望,两个乳房不光干瘪还 下垂,以前网上看过吸毒之后的女人的乳房也不过如此,活像两支风干的葡萄, 心里庆幸还好定的是short。草草了事,就打发她走了。第二天,找了一个 自称不到20岁的小姑娘,小清新型的,睡觉之前面对着墙打坐在床上,身上披 着被,和我说她在祷告,和她做的时候小姑娘一直叫疼,弄得我扫兴的很,半夜 摇醒我说她做了噩梦,实在没法继续在我的房间待下下,听着我一愣一愣的,一 想留着也没有啥意义,就放她走了。第三天的事情要好好说说,那天和我同去的 日本人早早就选好小姐等我,因为第二天就要回日本,最后一晚我想怎么要留个 美好的回忆,我一连接着换了几家店都没有看到合适的,让同去的日本人一直等 着怪不好意思,就先打发他回酒店了,自己继续去挑,挑到最后一家正当我决定 放弃时,从店门口进来一个穿着便装的小姐,正好披肩的短发英姿飒爽,我眼前 一亮,赶紧把店员小哥叫来,指了指那个小姐,店员小哥说她今天晚上上班刚来, 日语很好,我一听那好啊,就是她了。一起喝了一杯啤酒,简单聊了两句,小姐 名字叫wan,就近一看化妆异常得浓,但是感觉待在一起很舒服,叫来老鸨p aybar,定了long。看了看表才八点多,就问wan我们回酒店之前干 点什么吧,商量了半天决定去打保龄球。去保龄球馆是坐BTS,也就是轻轨去 的。泰国的路上交通非常操蛋,能坐地铁或轻轨就尽量坐,打车的话会堵死你, 而且不良出租车司机很多,没有当地人跟着很容易被宰。
 
  九点左右到了保龄球馆,人很多,没有空的球道,wan问了一下说要等半 个小时,叫了点喝的,等就等吧。忽然wan说她有一个认识的也是作卡拉OK 的女孩和客人也在这里已经玩上了,问我是否介意和她们在一个球道玩,我觉得 对方不介意的我也无所谓的就同意了。换了球鞋被wan带着去她朋友的球道, 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女孩,日本人最喜欢的娇小可爱型的,一个头发斑白差不多五 十岁左右的日本大叔,正玩的high呢。大家心照不宣都没有自我介绍,点头 致意后就开打了。大叔别看五十多岁了,异常矍铄,和小女孩互动得非常激烈, 一开始我们刚去可能还有点顾及,过了一会儿熟了就开始恢复本来面目,搂搂抱 抱,卿卿我我,如若无人,弄得我和wan都有点不好意思。随便聊了两句好像 在日本我和住的还不远,大叔说我们还是别问彼此的姓名了吧,还说他每年都要 来曼谷两三次会这个小情人,说泰国真是天堂啊。过了一会wan说她还有一个 小姐妹在家没事,可不可以叫来一起来玩,我说可以啊,过了二十分钟这个小姐 妹真来了,我定睛一看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这不是第一天的葡萄干嘛。葡萄干 一看是我脸上露出些许尴尬,我还是很绅士得给了她一个很大的hug,wan 也很惊讶说你们认识啊,那晚上3P好了。我一想起那两个葡萄干,对wan皱 了下眉头,wan也就没再说了。就这样,我和wan,葡萄干,还有一对活宝, 五个人一起打保龄球。一边打,一边想,这个大叔看样子日本可能也是哪个公司 中层领导,平时对下属应该也是道貌岸然,到了泰国却变得判若两人,说的难听 点有点不知廉耻,人是不是都是这样面具的下面都有一个完全不同的真我;葡萄 干和我有过一夜之缘,缘分未尽还能在一起打保龄,不知道下次还能在哪儿碰上 也保不齐。不知不觉打了两局,差不多11点,我和wan说我们结束吧,那两 位活宝也同意,我和大叔买了单,加上点的饮料和吃的不到三千泰铢,大叔说我 比年长,让我出了一千。出了保龄球馆大家就分道扬镳,各回各家了。
 
  回家的时候wan叫了一辆曼谷很有名的土古土古,就是电动三轮车,wa n不愧是当地人,砍到了一个我觉得不可能的价格,之后她还说觉得贵。在酒店 附近的seven- eleven买了一些啤酒和小吃和wan一起回到酒店, 坐在沙发上就着啤酒又聊了一会儿。wan很健谈,和我说她遇到过的客人的事 情,很快我就和wan就有了亲近感。有一个日本老头,很是喜欢wan,没事 就给wan打个电话,嘘寒问暖,我和wan在一起的时候老头还打来电话,最 有趣的是wan说虽说老头和wan有过几晚睡在一起,老头却一个指头都没碰 过她,我就纳闷这日本老头也有柏拉图的爱。酒过三巡,我和wan说那我们休 息吧,你先看电视,我先去洗洗。冲完凉后,精神了许多,回到卧室,wan也 去洗,进浴室之前wan和我说我要卸妆了,大家都说我卸了妆更鬼一样,你要 做好心理准备,我笑笑说我什么没见过有种放马过来吧。wan梳洗完毕之后裹 着浴巾走进卧室来,真要感谢她提前通知我有点心理准备,真的很难看,包括脸, 全身皮肤黝黑,还没有光泽,真如她自己所说像鬼一样。我咬咬牙,心想她虽然 真的像鬼但我也不能这么说啊,就说还好拉。还好皮肤也算光滑,战斗的时候w an属于被动型,本狼属于美女控,对于长得不好看的实在提不起兴致,很快就 结束战斗,说今天累了我们休息吧,wan可能看出我情绪不高也没多说什么。 一觉睡到天亮觉得不再来一次wan是不是觉得我冷待她,就着晨勃又来了第二 回合。八点多钟起床梳洗,给了wan她的酬劳,要一起去星巴克吃了个早饭, 就分手了。虽然wan不好看,但是在一起有一种莫名的安详感,日语说叫是癒 し系(治愈系),我猜想这可能这也是那个日本老头喜欢她的地方吧。之后在l ine上还有一搭没一搭的联系,日本每次地震的时候wan都会发消息给我问 我的平安,也算是有情有义了。